快捷搜索:

凤凰网娱乐与FIRST青年电影展合作论坛探讨电影教

  每一年,一个电影节所能观察到的生态趋势和行业现象复杂且繁多,要在其间找到对作者、对产业、对节展都行之有效的通路,往往是困难的。

  去年FIRST影展举办电影论坛和产业论坛,邀请蔡明亮、杨福东、陈国富、叶如芬、文牧野、忻钰坤、李非等前辈影人和青年导演,分享创作经验,剖析行业现况,即针对观察到的症结作出有力回应和引导。

  2019年,亚洲电影在国际节展评价体系中强势崛起,电影工业化、制片人中心制等关键词开始在华语电影领域频繁被提起,而在青年电影创作生态中,中部人才的稀薄和技术的缺失则成为最棘手的问题。因此,FIRST在往年论坛的基础上细化议题,举办创作论坛、电影市场联席论坛、制作培育论坛,并增设文学改编工坊和技术工坊,以期通过深入的探讨,发出更为精准和前瞻的声音。

  今年,凤凰网娱乐将与FIRST青年电影展合作“制作/培育论坛”,探讨电影教育的完善和实践。届时,将有釜山电影节主席、釜山东西大学林权泽电影艺术学院学院长李庸观,影评人、戛纳国际影评人周艺术总监查尔斯·德松,导演、编剧、制片人、作家穆森·马克马巴夫作为嘉宾出席,知名演员、制片人耐安担任论坛主持人。

  《小偷家族》《寄生虫》相继摘取世界艺术电影的桂冠,华语电影创作生态与世界电影流域日渐拉大的距离、制作大环境的不断恶化确是肉眼可见的。身处于一个纷杂的创作生态之中,我们的作者要如何在各方标准的鼓励与制约下寻找一条达成的通路?作为导演,如何面对作者表达与公共性之间的制衡?作为个体的创作者应该为行业与现实背负多少责任?在观众、市场、电影节展都极度渴求甚至匮乏优秀影像表达的情况下,作者需要在不同的审美系统做出选择。

  过去的一年里出现了不少高荣誉、高口碑、高收益率的电影,每一个偶然都蕴含着种种必然,这些电影究竟“高”在何处?“高荣誉”的行业认可背后,节展评选体系呈现了怎样的电影生态?其结果如何有效地使电影出圈,触达更广泛的观众?“高口碑”背后所反映出的社会情绪,会如何影响一部电影的生命力?这些情绪是否可以依靠大数据进行预判?“高荣誉”与“高口碑”如何有效变现为“高收益率”?若处于中低成本语境下,“三高”策略又会是什么?

  电影教育培育的应该是技工还是大师?学院教育通过教材、课程、实践完成教育,学徒制的教育则是口耳相承与自我摸索。我们需要职业人才在职业化领域的夯实;也需要天才试探出一种新的电影语言、美学形态和艺术高度。独立于学院之外,个人、公司、政府、节展平台等,均开始涉足尝试对于电影人才的培育,匠人与大师能够被培养吗?什么样的专业人才应该被培养?区别于学院教育,这些电影培育计划应该提供什么?培育机制与电影生态的关系是什么?还有待他们的解答。

  国内青年导演的新作品往往面临着相同困局:该如何把自己的故事卖给能将其变成作品的人?与青年导演的才华不相匹配的现状是,兼具敏锐艺术触角和商业运作能力的青年制片人是国内电影行业的稀缺资源。FIRST和毒眸联合主办此次论坛,邀请资深制片人与青年制片人就此现状延展对话。作为制片人,他们的职业理想是什么?他们怎样选择并操盘项目,处理制片身份的权责划分?他们将对当下青年制片的困境进行拆解、剖析和解答,明晰现状认知,探讨培养策略。

  随着近年来“工业化”一词在影视行业的各个场域被不断提及,我们愈发认清中国电影的工业化正处在一个怎样乱象丛生的起步阶段。华语青年电影在这一必然趋势中所处的位置及其面临的困难,是更为具体和迫切的。作为一线创作者的青年创作者,是否已具备工业化的意识和专业化的创作标准?当技术的飞速发展开始打破内容创作的边界,如何让技术最大限度地反哺于创作?抑或是,突破视听对叙事的服务框架,带给影像创作更多新的可能?

  在电影的进化历程中,作为电影艺术的重要倚仗,文学一直推动着电影的艺术化进程。文学帮助电影,摆脱了影像作为记录工具的尴尬处境,随着电影技术的进步,文学始终在电影中承担解构、叙事和言说的价值。但作为两种不同的叙事介质,两者都有各自无法企及的触角。当文学走向具象的影像化实现,极易产生理念表达的困局与影像化呈现的偏差,文学改编无异于二次探险。文学应该如何实现影像的介质转换,借助视听语言,逼近并升华文学,则是所有有意进行文学影像化尝试的作者普遍关心的问题。

  据悉,第13届FIRST青年电影展将于7月20-28日在青海西宁举行。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